寻觅小说网

寻觅小说网 > 文学 > 七侠五义阅读 - Part13

七侠五义在线阅读-第13部分

在肩头,以防天气不测。颜生也给他雇了一头驴,沿路盘脚。
一日来至祥符县,竟奔双星桥而来。到了双星桥,略问问柳家,人人皆知,指引门户。主仆来到门前一看,果然气象不凡,是个殷实人家。原来颜生的姑父名叫柳洪,务农为业,为人固执,有个吝啬毛病,处处好打算盘,是个顾财不顾亲的人。
他与颜老爷虽是郎舅,却有些水火不同炉。只因颜老爷是个堂堂的县尹。以为将来必有发迹,故将自己的女儿柳金蝉自幼儿就许配了颜查散。不意后来颜老爷病故,送了信来,他就有些后悔,还关碍着颜氏安人,不好意思。谁知三年前,颜氏安人又一病呜呼了。他就绝意的要断了这门亲事,因此连信息也不通了。他却又续娶冯氏,又是个面善心毒之人。幸喜他很疼爱小姐。他疼爱小姐,又有他的一番意思。只因员外柳洪每每提起颜生,便咳声叹气,说当初不该定这门亲事。已露出有退婚之意。冯氏便暗怀着鬼胎。因他有个侄儿名唤冯君衡,与金蝉小姐年纪相仿。他打算着把自己的侄儿做为养老的女婿,就是将来柳洪亡后,这一份家私也逃不出冯家之手。因此他却疼爱小姐,又叫侄儿冯君衡时常在员外跟前献些殷勤。员外虽则喜欢,无奈冯君衡的相貌不扬,又是一个白丁,因此柳洪总未露出口吻来。
一日,柳洪正在书房,偶然想起女儿金蝉年已及笄,颜生那里杳无音信,闻得他家道艰窘,难以度日,惟恐女儿过去受罪,怎么想个法子退了此亲方好。正在烦思,忽见家人进来禀道:“武进县的颜姑爷来了。”柳洪听了,吃了一惊不小,登时就没了主意,半天说道:“你就回复他,说我不在家。”那家人刚然回身,他又叫住问道:“是什么形相来的?”家人道:“穿着鲜明的衣服,骑着高头大马,带着书童,甚是齐整。”
柳洪暗道:“颜生必是发了财了,特来就亲。幸亏细心一问,险些儿误了大事。”忙叫家人快请,自己也就迎了出来。
只见颜生穿着簇新大衫,又搭着俊俏的容貌,后面又跟着个伶俐小童,拉着一匹润白大马,不由得心中羡慕,连忙上前相见。颜生即以子侄之礼参拜。柳洪哪里肯受,谦让至再三才受半礼。彼此就座,叙了寒暄。家人献茶已毕。颜生便渐渐地说到家业零落,特奉呣命投亲,在此攻书,预备明年考试,并有家呣亲笔书信一封。说话之间,雨墨已将书信拿出来茭与颜生。颜生呈与柳洪,又奉了一揖。此时柳洪却把那黑脸面放下来,不是先前那等欢喜。无奈何将书信拆阅已毕,更觉烦了。
便吩咐家人,将颜相公送至花园幽斋居住。颜生还要拜见姑呣。
老狗才道:“拙妻这几日有些不爽快,改日再见。”颜生看此光景,只得跟随家人上花园去了。幸亏金生替颜生治办衣服马匹,不然老狗才绝不肯纳。可见金生奇异。不知柳洪是何主意,且听下回分解。
第035回 柳老赖婚狼心难测 冯生联句狗屁不通
话说柳洪便袖了书信来到后面,忧容满面。冯氏问道:“员外为着何事如此烦闷?”柳洪便将颜生投亲的原由说了一遍。冯氏初时听了也是一怔,后来便假意欢喜,给员外道喜,说道:“此乃一件好事,员外该当做的。”
柳洪闻听,不由的怒道:“什么好事!你往日明白,今日糊涂了。你且看书信。他上面写着,叫他在此读书,等到明年考试。这个用度须耗费多少?再者,若中了,还有许多的应酬;若不中,就叫我这里完婚。过一月后,叫我这里将他小两口儿送往武进县去。你自打算打算,这注财要耗费多少银子?归齐我落个人财两空。你如何还说做得呢?这不岂有此理么!”冯氏趁机便探柳洪的口气道:“若依员外,此事便怎么样呢?”
柳洪道:“也没有什么主意。不过是想把婚姻退了,另找个财主女婿,省得女儿过去受罪,也免得我将来受累。”冯氏见柳洪吐出退婚的话来,他便*Ρ洌俺龌蛋戳恕6粤榈溃骸霸蓖饧扔写诵模萸医丈谟恼渎浼柑臁N冶2怀鍪眨芙兴约和嘶椋兴匀ブ啤!绷樘讼驳溃骸鞍踩斯苋绱耍饺ノ倚耐反蟛 !
两个人在屋中计议,不防跟小姐的Ru呣田氏从窗外经过,这些话一一俱各听了去了。他急急的奔到后楼,来到香闰,见了小姐,一五一十俱各说了,便道:“小姐不可为俗礼所拘,仍作闰门之态。一来解救颜姑爷,二来并救颜老呣。此事关系非浅,不可因小节而坏大事。小姐早早拿个主意。”小姐道:“总是我那亲娘去世,叫我向谁申诉呢?”田氏道:“我倒有个主意。他们商议原不出十天,咱们就在这三五日内,小姐与颜相公不论夫妻,仍论兄妹,写一字柬,叫秀红约他在内书房夜间相会。将原委告诉明白了颜相公,小姐将私蓄赠些与他,叫他另寻安身之处。候科考后功名成就,那时再来就亲,大约员外无有不允之理。”小姐闻听,尚然不肯。还是田氏与绣红百般开导解劝,小姐无奈才应允了。
大凡为人各有私念。似Ru呣、丫环这一番私念,原是为顾及颜生,疼爱小姐,是一片好心。这个私念,理应如此。竟有一等人,无故一心私念,闹的他自己亡魂失魄,仿佛热地蚂蚁一般,行踪无定,居止不安。就是冯君衡这小子,自从听见他姑妈有意将金蝉小姐许配于他,他便每日跑破了门,不时的往来。若遇见员外,他便卑躬下气,假作斯文。那一宗胁肩诌笑,便叫人忍耐不得。员外看了,总不大合心。若是员外不在跟前,他便和他姑妈讪皮讪脸,百般的央告,甚至于屈膝,只要求冯氏早晚在员外跟前玉成其事。偏偏的有一日,凑巧恰值金蝉小姐给冯氏问安。娘儿两个正在闲谈,这小子他就一步儿跑进来了。小姐躲闪不及,冯氏便道:“你们是表兄妹,皆是骨肉,是见得的,彼此见了。”小姐无奈,把袖子福了一福。他便作下一揖去,半天直不起腰来。那一双贼眼,直勾勾地瞧着小姐。
旁边绣红看不上眼,拥簇着小姐回绣阁去了。他就呆了半晌。
他这一瞧,真不是人,瞧人没有那么瞧的。
往往书上多有眉眼传情,又云眉来眼去,仔细想来,这个眉毛竟无用处。眼睛为的是瞧,眉毛跟在里头可搅什么呢?不是这么说吗,要是没有他真嗑碜,就犹如笑话上说的嘴和鼻说话:“呔!老鼻呀,你有什么本事,竟敢居在我的上头呢?”
鼻子答道:“你若不亏我闻见,你如何分的出香臭来呢?”鼻子又和眼睛说话:“呔!老眼呀,你有什么本事,竟敢居在我的上头呢?”眼睛答道:“你若不亏我瞧见,你如何知道好歹呢?”眼睛又和眉毛说话:“呔!老眉呀,你有什么本事,竟敢居在我的上头呢?”眉毛答道:“我原没有什么本事,不过是你的配搭儿。你若不愿意在你上头,我就挪在你的底下去,看你得样儿不得样儿。”冯君衡他这一瞧,直是把眉毛错安了位了。自那一天见了小姐之后,他便谋求的狠了,恨不得立刻到手。天天来至柳家探望。
这一天刚进门来,见院内拴着一匹白马,便问家人道:“此马从何而来?”家人回道:“是武进县颜姑爷骑来的。”
他一闻此言,就犹如平空的打了个焦雷,只惊得目瞪痴呆,魂飞天外,半晌方透过一口气来。暗想:“此事却怎么处?”只得来到书房,见了柳洪。见员外愁眉不展,他知道:“必是为此事发愁。想来颜生必然穷苦至甚,我何不见他,看看他倒是怎么的光景。如若真不象样,就当面奚落他一场,也出了我胸中恶气。”想罢,便对柳洪言明要见颜生。柳洪无奈,只得将他带入幽斋。他原打算奚落一场,谁知见了颜生,不但衣冠鲜明,而且相貌俊美,谈吐风雅,反觉得局促不安,自惭形秽,竟自无地可容,连一句整话也说不出来。柳洪在旁观瞧,也觉得妍媸自分,暗道:“据颜生相貌才情,堪配吾女。可惜他家道贫寒,是一宗大病。”又看冯君衡,耸肩缩背,挤眉弄眼,竟不知如何是可。柳洪倒觉不好意思,搭讪着道:“你二人在此攀话,我料理我的事去了。”说罢,就走开了。冯君衡见柳洪去后,他便抓头不是尾,险些儿没急出毛病来。略坐一坐,便回书房去了。
一进门来,自己便对穿衣镜一照,自己叫道:“冯君衡吓,冯君衡!你瞧瞧人家是怎么长来着,你是怎么长来着。我也不怨别的,怨只怨我那爷娘,既要好儿子,为何不下上点好好的工夫呢?教导教导,调理调理,真是好好儿的,也不至于见了人说不出话来。”自己怨恨一番,忽又想道:“颜生也是一个人,我也是一个人,我又何必怕他呢?这不是我自损志气么?明日倒要乍着胆子与他盘桓盘桓,看是如何。”想罢,就在书房睡了。
到了次日,吃毕早饭,依然犹疑了半天,后来发了一个狠儿,便上幽斋而来。见了颜生,彼此坐了。冯君衡便问道:“请问你老高寿?”颜生道:“念有二岁。”冯君衡听了不明白,便“念”呀“念”的尽着念。颜生便在桌上写出来。冯君衡见了道:“哦,敢则是单写的二十呀。若是这么说,我敢则是念了。”颜生道:“冯兄尊齿二十了么?”冯君衡道:“我的牙却是二十八个,连槽牙。我的岁数却是二十。”颜生笑道:“尊齿便是岁数。”冯君衡便知是自己答应错了,便道:“颜大哥,我是个粗人。你和我总别闹文。”颜生又问道:“冯兄在家做何功课?”冯君衡却明白“功课”二字,便道:“我家也有个先生,可不是瞎子,也是睁眼儿先生。他教给我作什么诗,五个字一句,说四句是一首。还有什么韵不韵的,我哪里弄的上来呢?后来作惯了,觉得顺溜了,就只能作半截儿,任凭怎么使劲儿,再也作不下去了。有一遭儿,先生出了个鹅群叫我作,我如何作得下去呢?好容易作了半截儿。”颜生道:“可还记得么?”冯君衡道:“记得的狠呢。我好容易作的,焉有不记得呢。我记得是:‘远看一群鹅,见人就下河,’”颜生道:“底下呢?”冯君衡道:“说过就作半截儿,如何能够满作了呢?”颜生道:“待我与你续上半截如何?”冯君衡道:“那敢则好。”颜生道:“白毛分绿水,红掌荡清波。”冯君街道:“似乎是好,念着怪有个听头儿的。还有一遭,因我们书房院子里有棵枇杷,先生以此为题。我作得是:‘一棵枇杷树,两个大槎丫。’”颜生道:“我也与你续上吧:未结黄金果,先开白玉花。”
冯君衡见颜生又续上了,他却不讲诗,便道:“我最爱对对子。怎么原故呢?作诗须得论平仄押韵,对对子就凭空的想出来。若有上句,按着那边字儿一对就得了。颜大哥,你出个对子我对。”颜生暗道:“今日重阳,而且风鸣树吼。”便写了一联道:“九日重阳风落叶。”冯君衡看了半天,猛然想起,对道:“八月中秋月照台。颜大哥,你看我对的如何?你再出个我对。”颜生见他无甚行止,便写一联道:“立品修身,谁能效子游、子夏?”冯君衡按着字儿扣了一会,便对道:“茭朋结友,我敢比刘六、刘七。”颜生便又写了一联,却是明褒暗贬之意。冯君衡接来一看,写得是:“三坟五典,你乃百宝箱。”便又想了对道:“一转淋,我是万花筒。”他又磨着颜生出对。颜生实在不耐烦了,便道:“愿安承教你无门。”
这明是说他请教不得其门。冯君衡他却呆想,忽然笑道:“可对上了。”便道:“不敢从命我有窗。”
他见颜生手中摇着扇子,上面有字,便道:“颜大哥,我瞧瞧扇子。”颜生递过来,他就连声夸道:“好字,好字,真写了个龙争虎斗。”又翻着那面,却是素纸,连声“可惜”道:“这一面如何不画上几个人儿呢?颜大哥,你瞧我的扇子却是画了一面,那一面却没有字。求颜大哥的大笔写上几个字儿吧。”颜生道:“我那扇子是相好朋友写了送我的,现有双款为证,不敢虚言。我那拙笔焉能奉命?惟恐有污尊摇。”冯君衡道:“说了不闹文么,甚么‘尊摇’不‘尊摇’的呢?我那扇子也是朋友送我的,如今再求颜大哥一写,更成全起来了。颜大哥,你看看那画的神情儿颇好。”颜生一看,见有一只船,上面有一妇人摇桨,旁边跪着一个小伙拉着桨绳。冯君衡又道:“颜大哥,你看那边岸上,那一人拿着千里眼镜儿,哈着腰儿瞧的神情儿,真是活的一般。”颜生便问道:“这是什么名Se?”
冯君衡道:“怎么,颜大哥连‘次姑咙咚呛’也不知道吗?”
颜生道:“这话我不明白。”冯君衡道:“本名儿就叫荡湖船。千万求颜大哥把那面与我写了。我先拿了颜大哥扇子去,候写得时再换。”颜生无奈,将他的扇子C入笔筒之内。
冯君衡告辞转身,回了书房,暗暗想道:“颜生他将我两次诗,不用思想,开口就续上了。他的学问比我强多咧。而且相貌又好。他若在此,只怕我那表妹被他夺了去。这便如何是好呢?”他也不想想,人家原是许过的,他却是要图谋人家的,可见这恶贼利欲熏心,什么天理全不顾了。他便思煎想后,总要把颜生害了才合心意。翻来覆去,一夜不曾合眼,再也想不出计策来。到了次日,吃毕早饭,又往花园而来。不知后文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第036回 园内赠金丫鬟丧命 厅前盗尸恶仆忘恩
且说冯君衡来至花园,忽见迎头来了个女子,仔细看时,却是绣红,心中陡然疑惑起来,便问道:“你弟园来做什么?”
绣红道:“小姐派我来掐花儿。”冯君衡道:“掐的花在哪里?”
绣红道:“我到那边看了,花儿尚未开呢,因此空手回来。你查问我做什么?这是柳家花园,又不是你们冯家的花园,用你多管闲事!好没来由呀。”说罢,扬长去了。气得个冯君衡直瞪瞪的一双贼眼,再也对答不出来。心中更加疑惑,急忙奔至幽斋。偏偏雨墨又进内烹茶去了。见颜生拿着个字帖儿,正要开看,猛抬头见了冯君衡,连忙让座,顺手将字帖儿掖在书内,彼此闲谈。冯君衡道:“颜大哥可有什么浅近的诗书借给我看看呢?”颜生以为他借书,便立起身来,向书架上找书去了。
冯君衡便留神,见方才掖在书内字帖儿露着个纸角儿,他便轻轻抽出,暗藏在袖里。及至颜生找了书来,急忙接过,执手告别,回转书房而来。
进了书房,将书放下,便从袖中掏出字儿一看,只吓得惊疑不止,暗道:“这还了得!险些儿坏了大事。”原来此字正是前次Ru呣与小姐商议的,定于今晚二鼓,在内角门相会,私赠银两,偏偏的被冯贼偷了来了。他便暗暗想道:“今晚他们若相会了,小姐一定身许颜生,我的姻缘岂不付之流水!这便如何是好?”忽又转念一想道:“无妨,无妨。如今字儿既落我手,大约颜生恐我识破,他决不敢前去。我何不于二鼓时假冒颜生,倘能到手,岂不仍是我的姻缘。即便露出马脚,他若不依,就拿着此字作个见证。就是姑爷知道,也是他开门揖盗,却也不能奈何于我。”心諼ing较氪思圃矫睿挥傻穆幕断玻薏坏昧⒖叹蛙摹
且说金蝉小姐虽则叫绣红寄柬与颜生,他便暗暗打点了私蓄银两并首饰衣服。到了临期,却派了绣红持了包袱银两去赠颜生。田氏在旁劝道:“何不小姐亲身一往!”小姐道:“此事已是越礼之举,再要亲身前去,更失了闰阁体统。我是断断不肯去的。”绣红无奈,提了包袱银两,刚来到角门以外,见个人佝偻而来,细看形Se不是颜生,便问道:“你是谁!”只听那人道:“我是颜生。”细听语音却不对。忽见那人向前就要动手。绣红见不是势头,才嚷道“覺ing簟倍郑刖庾琶Γ鄙焓郑居勺欤灰獯婪蚴沟牧γ停净啡诵℃酰笱雒姹愕埂6裨羰帐植患埃说谘净飞砩希灾潦职丛谛搴旌砑湟患罚爸燎客狡鹄矗净芬哑硗觯ひ脚子诘厣稀7朐艏净芬阉溃泵μ崃税ぃ衿鹨桨矗够厥榉咳チ恕=丈纳茸硬⒆痔粲谝慌浴P〗阌隦u呣在楼上提心吊胆,等绣红不见回来,好生着急。
Ru呣便要到角门一看。谁知此时走更之人见丫环倒盭ing诮敲胖猓缢荣髦蓖狻踩肆恕u呣听了此信,魂飞天外,回转绣阁给小姐送信。只见灯笼火把,仆夫、丫环同定员外、安人竟奔内角门而来。柳洪将灯一照,果是小绣红。见旁边撂着一把扇子,又见那边地上有个字帖儿,连忙俱各捡起。打开扇子,却是颜生的,心中已然不悦;又将字帖儿一看,登时气冲牛斗。也不言语,竟奔小姐的绣阁。冯氏不知是何缘故,便随在后面。
柳洪见了小姐,说:“gan的好事!”将字帖儿就当面掷去。
小姐此时已知绣红已死,又见爹爹如此,真是万箭攒心,一时难以分辩,只有痛苦而已。亏得冯氏赶到,见此光景,忙将字帖儿拾起,看了一遍,说道:“原来为着此事。员外你好糊涂,焉知不是绣红那丫头gan的鬼呢?他素来笔迹原与女儿一样,女儿现在未出绣阁,他却死在角门以外。你如何不分皂白就埋怨女儿来呢?只是这颜姑爷,既已得了财物,为何又将丫环掐死呢?竟自不知是什么意思?”一句话提醒了柳洪,便把一天愁恨俱搁在颜生身上。他就连忙写一张呈子,说颜生无故杀害丫环,并不提私赠银两之事,惟恐与自己名声不好听。便把颜生送往祥符县内。可怜颜生睡在梦里,连个影儿也不知。幸喜雨墨机灵,暗暗打听明白,告诉了颜生。颜生听了,他便立了个百折不回的主意。
且说冯氏安慰小姐,叫Ru呣好生看顾。他便回至后边,将计就计,在柳洪跟前竭力撺掇,务将颜生置之死地,恰恰又暗合柳洪之心。柳洪等候县尹来相验了,绣红实是扣喉而死,并无别的情形。柳洪便咬定牙说是颜生谋害的,总要颜生抵命。
县尹回至衙门,立刻升堂,将颜生带上堂来。仔细一看,却是个懦弱书生,不象那杀人的凶手,便有怜惜他的意思,问道:“颜查散,你为何谋害绣红?从实招上来。”颜生柬道:“只因绣红素来不服呼唤,屡屡逆命。昨又因她口出不逊,一时气愤难当,将她赶至后角门。不想刚然扣喉,她就倒毙而亡。
这也是前世冤缠,做了今生的孽报。望祈老父呣早早定案,犯人再也无怨的了。”说罢,向上叩头。县宰见他满口应承,毫无推诿,而且情甘认罪,决无异词,不由心下为难,暗暗思忖道:“看此光景,决非行凶作恶之人。难道他素有疯癫不成?或者其中别有情节,碍难吐露,他情愿就死亦未可知。此事本县倒要细细访查,再行定案。”想罢,吩咐将颜生带下去寄监。
县官退入后堂,自然另有一番思索。
你道颜生为何情甘认罪?只因他怜念小姐一番好心,不料自己粗心失去字帖儿,致令绣红遭此惨祸,已然对不过小姐了;若再当堂和盘托出,岂不败坏了小姐名节呢?莫若自己应承,省得小姐出头露面,有伤闰门的风范。这便是颜生的一番衷曲,他却哪里知道暗中苦了一个雨墨呢。
且说雨墨,从相公被人拿去之后,他便暗暗揣了银两,赶赴县前,悄悄打听。听说相公满口应承,当堂全认了,只吓得他胆裂魂飞,泪流满面。后来见颜生入监?他便上前苦苦哀求禁子,并言有薄敬奉上。禁子与牢头相商明白,容他在内服侍相公。雨墨便将银子茭付了牢头,嘱托一切俱要看顾。牢头见了白花花一包银子,满心欢喜,满口应承。雨墨见了颜生,又痛哭,又是抱怨说:“相公不该应承了此事。”见颜生微微含笑,毫不介意,雨墨竟自不知是何缘故。
谁知此时柳洪那里俱各知道颜生当堂招认了,老贼乐得满心欢喜,仿佛去了一块大病的一般。苦只苦了金蝉小姐,一闻此言,只道颜生决无生理。仔细想来,全是自己将他害了。”
他既无命,我岂独生?莫若以死相酬。”将Ru呣支出去烹茶,她便倚了绣阁,投环白尽身亡。及至Ru呣端了茶来,见门户关闭,就知不好,便高声呼唤,也不见应。再从门缝看时,见小姐高高的悬起,只吓得骨软筋酥,踉踉跄跄报与员外、安人。
柳洪一闻此言,也就顾不得了,先带领家人奔到楼上,打开绣户,上前便把小姐抱住。家人忙上前解了罗帕。此时冯氏已然赶到。夫妻二人打量还可以解救,谁知香魂已渺,不由地痛哭起来。更加着冯氏数数落落,一边里哭小姐,一边里骂柳洪道:“都是你这老乌龟,老杀才!不分青红皂白,生生儿的要了你的女儿命了。那一个刚然送县,这一个就上了吊了。这个名声传扬出去才好听呢!”柳洪听了此言,“咯噔”的把泪收住道:“幸亏你提拔我,似此事如何办理?哭是小事,且先想个主意要紧。”冯氏道:“还有别的什么主意吗?只好说小姐得了个暴病,有些不妥。先着人悄悄失个棺材来,算是预备后事,与小姐冲冲喜。却暗暗地将小姐盛殓了,浮厝在花园敞厅上。候过了三朝五日,便说小姐因病身亡,也就遮了外面的耳目,也省得人家谈论了。”柳洪听了,再也想不出别祬捱主意,只好依计而行。便嘱咐家人搭棺材去,倘有人问,就说小姐得病甚重,为的是冲冲喜。家人领命去不多时,便搭了来了,悄悄失至后楼。
此时,冯氏与Ru呣已将小姐穿戴齐备。所有小姐素日惜爱的簪环、首饰、衣服,俱各盛殓了。且不下殡,便叫家人等暗暗抬至花园敞厅停放。员外、安人又不敢放声大哭,惟有呜呜悲泣而已。停放已毕,惟恐有人看见,便将花园门倒锁起来。所有家人,每人赏了四两银子,以压口舌。
谁知家人之中,有一人姓牛名唤驴子。他爹爹牛三,原是柳家的老仆。只因双目失明,柳洪念他出力多年,便在花园后门外盖了三间草房,叫他与他儿子并媳妇马氏一同居住,又可以看守花园。这日,牛驴子拿了四两银子回来,马氏问道:“此银从何而来?”驴子便将小姐自尽,并员外、安人定计,暂且停放花园敞厅,并未下殡的情由,说了一遍。”这四两银子便是员外赏的,叫我们严密此事,不可声张。”说罢,又言小姐的盛殓的东西实在的是不少,什么凤头钗,又是什么珍珠花,翡翠环,这个那个说了一套。马氏闻听,便觉垂涎道:“可惜了儿的这些好东西。你就是没有胆子,你若有胆量,到了夜间,只隔着一段墙,偷偷儿的进去……”刚说至此,只听那屋牛三道:“媳妇,你说的这是什么话?咱家员外遭了此事,已是不幸,人人听见该当叹息,替他难受。怎么你还要就热窝儿去偷盗尸首的东西?人要天理良心,看昭彰报应要紧。驴儿呀,驴儿,此事是断断做不得的。”
老头说罢,恨恨不已。谁知牛三刚说话时,驴子便对着他女人摆手儿,后来又听见叫他不可做此事,驴子便赌气子道:“我知道不过是那么说,那里我就做了呢?”说着话,便打手式叫他女人预备饭,自己便打酒去。
少时酒也有了,莱也得了。且不打发牛三吃,自己便先喝酒。女人一边服侍,一边跟着吃。却不言语,尽打手式到吃喝完了,两口子便将家伙归着起来。驴子便在院内找了一把板斧,掖在腰间。等到将有二鼓,他直奔弟园后门,拣了个地势高耸之处,扳住墙头,纵将上去,他便往里一跳,直奔敞厅而来。
未知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第037回 小姐还魂牛儿遭报 幼童侍主侠士挥金
且说牛驴子于起更时来至花园,扳住墙头纵身上去,他便往里一跳。只听“噗咚”一声,自己把自己倒吓了一跳。但见树林中透出月Se,满园中花影摇曳,仿佛都是人影儿一般。毛手毛脚,贼头贼脑,他却认得路径,一直竟奔敞厅而来。见棺材停放中间,猛然想起小姐入殓之时形景,不觉从脊梁骨上一阵发麻灌海,登时头发根根倒竖,害起怕来,又连打了几个寒噤。暗暗说:“不好,我别要不得。”身子觉软,就坐在敞厅栏杆踏板之上,略定了定神,回手拔出板斧,心里想道:“我此来原为发财,这一上去,打开棺盖,财帛便可到手,你却怕他怎的?这总是自己心虚之过。慢说无鬼,就是有鬼,也不过是闰中弱女,有什么大本事呢?”想至此,不觉得雄心陡起,提了板斧便来到敞厅之上。对了棺木,一时天良难昧,便双膝跪倒,暗暗祝道:“牛驴子实在是个苦小子,今日暂借小姐的簪环衣服一用,日后充足了,我再多多祬搌小姐烧些纸锞罢。”
祝毕起来,将板斧放下,只用双手从前面托住棺盖,尽力往上一起,那棺盖就离了位了。他便往左边一跨;又绕到后边,也是用双手托住,往上一起,他却往右边一跨,那棺盖便横斜在材上。
才要动手,忽听“嗳哟”一声,便吓得他把脖子一缩,跑下厅来,“格嗒嗒”,一个整颤,半晌还缓不过气来。又见小姐挣扎起来,口中说道:“多承公公指引。”便不言语了。驴子喘息了喘息,想道:“小姐他会还了魂了?”又一转念,”他纵然还魂,正在气息微弱之时,我这上去将她掐住咽喉,她依然是死。我照旧发财,有何不可呢?”想至此,又煞神附体,立起身来,从老远的就将两手比着要掐的式样。
尚未来到敞厅,忽有一物飞来,正打在左手之上。驴子又不敢“嗳哟”,只疼得他咬着牙甩着手,在厅下打转。只见从太湖石后来了一人,身穿夜行衣服,竟奔驴子而来。瞧着不好,刚然要跑,已被那人一个箭步赶上,就是一脚。驴子便跌倒在地,口中叫道:“爷爷饶命!”那人便将驴子按在地上,用刀一晃道:“我且问你,棺木内死的是谁?”驴子道:“是我家小姐。昨日吊死的。”那人吃惊道:“你家小姐为何吊死呢?”
驴子道:“只颜生当堂招认了,我家小姐就吊死了。不知是什么缘故。只求爷爷饶命!”那人道:“你初念贪财,还可饶恕,后来又生害人之心,便是可杀不可留了。”说到“可杀”二字,刀已落将下来,登时,驴子入了汤锅了。
你道此人是谁?他便是改名金懋叔的白玉堂。自从赠了颜生银两之后,他便先到祥符县,将柳洪打听明白,已知道此人悭吝,必然嫌贫爱富。后来打听颜生到此甚是相安,正在欢喜。
忽听得颜生被祥符县拿去,甚觉诧异,故此夤夜到此,打听个水落石出。已知颜生负屈含冤,并不知小姐又有自缢之事。适才问了驴子,方才明白,即将驴子杀了。又见小姐还魂,本欲上前搀扶,又要避盟嫂之嫌疑,猛然心生一计:“我何不如此如此呢?”想罢,便高声嚷道:“你们小姐还了魂了!快来救人啊!”又向那角门上“当”地一脚,连门带框俱各歪在一边。
他却飞身上房,竟奔柳洪住房去了。
且说巡更之人原是藚搛,前后半夜倒换。这前半夜的二人正在巡更,猛听得有人说小姐还魂之事,又听得咔嚓一声响亮,二人吓了一跳。连忙顺着声音打着灯笼一照,见花园角门连门框俱各歪在一边。二人壮着胆子进了花园,趁着月Se先往敞厅上一看,见棺矃耷横在材上,连忙过去细看。见小姐坐在棺内,闭着双睛,口内蒟ing诠具妗6思耍那乃档溃骸八挡皇腔盍四兀靠毂ㄔ蓖狻踩巳ァ!备杖换厣恚患潜哂幸豢楹诤龊龅模恢鞘裁矗看蚬屏徽眨词且桓鋈恕D谥杏懈鲅奂獾牡溃骸盎锛疲獠皇桥B孔用矗克翁稍谡饫锬兀磕训雷蛉胀7胖蟀阉湓谡饫锪耍俊庇痔侨说溃骸罢馐鞘裁矗肯∨⒌乃吡宋乙唤拧0⊙剑≡趺此弊由嫌懈隹谧幽兀扛以蚴潜蝗松绷恕?炜毂ㄓ朐蓖猓敌〗慊够炅恕!
柳洪听了,即刻叫开角门。冯氏也连忙起来,唤齐仆妇丫环,俱往花园而来。谁知Ru呣田氏一闻此言,预先跑来扶着小姐呼唤。只听小姐咕哝道:“多承公公指引,叫奴家何以报答。”柳洪、冯氏见小姐果然活了,不胜欢喜。大家搀扶出来,田氏转身背负着小姐,仆妇帮扶,左右围随,一直来到绣阁。
安放妥帖,又灌姜汤,少时渐渐地苏醒过来。容小姐静一静,定定神。止于Ru呣田氏与安人小丫环等在左右看顾。柳洪就慢慢地下楼去了。只见更夫仍在楼门之外伺候。柳洪便道:“你二人还不巡更,在此作甚?”二人道:“等着员外回话。还有一宗事呢。”柳洪道:“还有什么事呢?不是要讨赏么?”二人道:“讨赏忙什么呢。咱们花园躺着一个死人呢!”柳洪闻听大惊道:“为何有死人呢?”二人道:“员外随我们看看就知道了。不是生人,却是个熟人。”
柳洪跟定更夫进了花园,来至敞厅,更夫举起灯笼照着。
柳洪见满地是血,战战兢兢看了多时,道:“这不是牛驴子吗?他如何被人杀了呢?”又见棺盖横着,旁边又有一把板斧,猛然省悟道:“别是他前来开棺盗尸罢?如何棺盖横过来呢?”
更夫说道:“员外爷想的不错。只是他被何人杀死呢?难道他见小姐活了,他自己抹了脖子?”柳洪无奈,只得派人看守,准备报官相验。先叫人找了地保来,告诉他此事。地保道:“日前掐死了一个丫环尚未结案,如今又杀了一个家人。所有这些喜庆事情全出在尊府。此事就说不得了,只好员外爷辛苦辛苦同我走一趟。”柳洪知道是故意的拿捏,只得进内取些银两给他们就完了。
不料来至套间屋内,见银柜的锁头落地,柜盖已开,这一惊非同小可。连忙查对散碎银两,俱各未动,单单整封银两短了十封。心内这一阵难受,又不是疼,又不是痒,竟不知如何是好。发了会子怔,叫丫环去请安人,一面平了一两六钱有零的银,算是二两,央求地保呈报。地保得了银子,自己去了。
柳洪急回身来至屋内,不觉泪下。冯氏便问:“叫我有什么事?女儿活了,应该喜欢,为何反倒哭起来了呢?莫不成牛驴子死了,你心售他吗?”柳洪道:“那盗尸贼,我心售他做什么?”
冯氏道:“既不为此,你哭什么?”柳洪便将银子失去十封的话说了一遍,“因为心售银子,不觉泪流。这如今意欲报官,故此请你来商议商议。”冯氏听了也觉一惊。后来听柳洪说要报官,连说:“不可,不可。现在咱们家有两宗人命的大案尚未完结,如今为丢银子又去报官,别的都不遗失,单单的丢了十封银子,这不是提官府的醒儿吗?可见咱家积蓄多金。他若往歪里一问,只怕再花上十封也未必能结案。依我说,这十封银子只好忍个肚子疼,算是丢了罢。”柳洪听了此言,深为有理,只得罢了。不过一时揪着心系子怪疼的。
且说马氏撺掇丈夫前去盗尸,以为手到成功,不想呆呆的等了一夜,未见回来,看得天已发晓,不由地埋怨道:“这王八蛋好生可恶!他不亏我指引明路,教他发财,如今得了手,且不回家,又不知填还那个小妈儿去了。少时他瞎爹若问起来,又该无故唠叨。”正在自言白语埋怨,忽听有人敲门道:“牛三哥!牛三哥!”妇人答道:“是谁呀?这么早就来叫门。”说罢,将门开了一看,原来是捡粪的李二。李二一见马氏便道:“侄儿媳妇,你烦恼啊!”马氏听了啐道:“呸!大清早起的,也不嫌个丧气。这是怎么说呢?”李二说:“敢则是丧气。你们驴子叫人杀了,怎么不丧气!”牛三已在屋内听见,便接言道:“李*二,你进屋里来告诉明白了我,这是怎么一件事情?”
李二便进屋内,见了牛三说:“告诉哥哥说,驴子侄儿不知为何被人杀死在那边花园子里了。你们员外报官了,少时就要来相验呢。”牛三道:“好啊!你们*得好事呀!有报应没有?
昨日那么拦你们,你们不听,到底儿遭了报了。这不絏ing蓖馐芾勐穑坷*二,你拉了我去。等着官府来了,我拦验就是了。
这不是吗,我的儿子既死了,我那儿媳是断不能守的,莫若叫他回娘家去吧。这才应了俗语儿了:‘驴的朝东,马的朝西。’”
说着话,拿了明仗,叫李二拉着他竟奔员外宅里来。见了柳洪,便将要拦验的话说了。柳洪甚是欢喜,又教导了好些话,那个说得,那个说不得,怎么具结领尸,编派停当。又将装小姐的棺木挪在闲屋,算是为他买的寿木。及至官府到来,牛三拦验,情愿具结领尸。官府细问情由,方准所呈,不必细表。
且说颜生在监,多亏了雨墨服侍,不至受苦。自从那日过下堂来,至今并未提审,竟不知定了案不曾,反觉得心神不定。
忽见牢头将雨墨叫将出来,在狱神庙前便发话道:“小伙子,你今儿得出去了,我不能只是替你耽惊儿。再者你们相公今儿晚上也该叫他受用受用了。”雨墨见不是话头,便道:“贾大叔,可怜我家相公负屈含冤,望大叔将就将就。”贾牢头道:“我们早巳可怜过了。我们若遇见都象你们这样打官司,我们都饿死了。你打量里里外外费用轻呢?就是你那点子银子,一哄儿就结了。俗语说:‘衙门的钱,下水的船。这总要现了现。你总得想个主意才好呢。难道你们相公就没个朋友吗?”雨墨哭道:“我们从远方投亲而来,这里如何有相知呢?没奈何,还是求大叔可怜我们相公才好。”贾牢头道:“你那是白说。我倒有个主意。你们相公有个亲戚,他不是财主吗?你为甚不弄他的钱呢?”雨墨流泪道:“那是我家相公对头,他如何肯资助呢?”贾牢头道:“不是那么说。你与相公商量商量,怎么想个法子,将他的亲戚咬出来。我们弄他的银钱,好照应你们相公啊。是这么个主意。”雨墨摇头道:“这个主意却难,只怕我家相公做不出来罢。”贾牢头道:“既如此,你今儿就出去,直不准你在这里。”雨墨见他如此神情,心中好生为难,急得泪流满面,痛哭不止,恨不得跪在地下哀求。
忽听监门口有人叫:“贾头儿,贾头儿,快来哟!”贾牢头道:“是了。我这里说话呢。”那人又道:“你快来,有话说。”贾牢头道:“什么事这么忙?难道弄出钱来我一人使吗?也是大家伙儿分。”那外面说话的乃是禁子吴头儿。他便问道:“你又驳办谁呢?”贾牢头道:“就是颜查散的小童儿”吴头儿道:“啊呀,我的诗爷,你怎么惹他呢?人家的照应到了。此人姓白,刚才上衙门口,略一点染就是一百两呀!少时就进来了。你快快好好儿的预备着、伺候着罢。”牢头听了,连忙回身。见雨墨还在那里哭呢,连忙上前道:“老雨呀,你怎么不禁呕呢?说说笑笑,嗷嗷呕呕,这有什么呢?你怎么就认起真来?我问问你,你家相公可有个姓白的朋友吗?”雨墨道:“并没有姓白的。”贾牢头道:“你藏J!你还恼着我呢?我告诉你,如今外面有个姓白的,瞧你们相公来了。”
说话间,只见该值的头目陪着一人进来,头戴武生巾,身穿月白花氅,内衬一件桃红衬袍,足登官靴,另有一番英雄气概。雨墨看了,很象金相公,却不敢认。只听那武生叫道:“雨墨,你敢则也在此么?好孩子,真正难为你。”雨墨听了此言,不觉得落下泪来

猜您喜欢的小说

@寻觅小说网 . http://www.xunmi6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