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觅小说网

寻觅小说网 > 文学 > 七侠五义阅读 - Part12

七侠五义在线阅读-第12部分

儿,用黄蜡搀铁渣子团成核桃大小,临用时安上,在数步中打出,百发百中。又不是弹弓,又不是弩弓,自己取名儿叫做竹弹丸。这原是二爷小时顽耍的小顽艺儿,今日拿着偌大的一个分水兽,竟会叫英雄的一个小小铁丸打下水去咧!这才是真本领呢。
且言邓彪虽然落水,他原是会水之人,虽被擒,不肯服气,连声喊道:“好呀!好呀!你敢用暗器伤人,万不与你们甘休!”
展爷听至此句,说用暗器伤人,方才留神细看,见他眉攒里肿起一个大紫包来,便喝道:“你既被擒,还喊什么?我且问你,你家五员外他可姓白么!”邓彪答道:“姓白怎么样?他如今已下山了。”曜爷问道:“往哪里去了?”邓彪道:“数日之前,上东京找什么‘御猫’去了。”展爷闻听,不由的心下着忙。
只听得那边一人嚷道:“丁家贤弟呀,看我卢方之面,恕我失察之罪,我情愿认罚呀。”众人抬头,只见一只小船飞也似赶来,嚷的声音渐近了。展爷留神细看来人,见他一张紫面皮,一部好胡须,面皮光而生亮,胡须润而且长,身量魁梧,气宇轩昂。丁氏兄弟亦执手道:“卢兄请了。”卢方道:“邓彪乃新收头目,不遵约束,实是劣兄之过。违了成约,任凭二位贤弟吩咐。”丁大爷道,“他既不知,也难谴责。此次乃无心之过也。”回头吩咐将邓彪放了。这边*П愕溃骸八腔骨懒嗽勖呛眯┯憔吣亍!倍《茸。骸靶菀嘌裕 甭教奔狈愿溃骸翱旖潜哂憔吡勖怯憔呔愀凸ァ!闭獗咚腿耍潜咚陀憔摺B搅⒖探吮敫锶ネ纺浚床钊怂屯锞恐巍6〈笠愿溃骸笆窃勖怯憔呤障拢悄潜叩木愀魍嘶亍!绷较吕镉炙盗硕嗌偾玫难杂铮薹锹圮椋补冢舜朔街词指髯怨樽チ恕N粗笫氯绾危姨禄胤纸狻
第032回 夜救老仆颜生赴考 晚逢寒士金客扬言
且说丁氏兄弟同定展爷来至庄中,赏了削去四指的*揭樱兴餮撕邸U挂闾崞穑骸暗吮胨蛋子裉貌辉谏街校淹┱已傲有秩チ恕?滔禄雇蝗实鼙钢豢齑倚爰奔被丶遥细岸┓胶谩!倍〖倚值芴苏挂裕僖材岩宰枇簦坏糜υ省1阌诖稳毡噶私ば兄疲笄谒捅穑淳醯昧盗挡簧帷U挂纸谶当鹆硕蕖6∈闲值芩椭镣2粗Γ谱耪挂洗质肿鞅稹
展爷真是归心似箭。这一日,天有二鼓,已到了武进县,以为连夜可以到家。刚走到一带榆树林中,忽听有人喊道:“救人哪!了不得了!有了打杠子的了!”展爷顺着声音迎将上去,却是个老者背着包袱,喘得连嚷也嚷不出来。又听后面有人迫着,却喊得洪亮道:“了不得!有人抢了我的包袱去了!”
展爷心下明白,便道:“老者,你且隐藏,待我拦阻。”老者才往树后一隐,展爷便蹲下身去。后面赶的只顾往前,展爷将腿一伸,那人来的势猛,噗哧的一声,闹了个嘴吃屎。展爷赶上前按住,解下他的腰间搭包,寒鸦儿凫水的将他捆了。见他还有一根木棍,就从腰间C入,斜担的支起来。将老者唤出问道:“你姓甚名谁?家住哪里?慢慢讲来。”老者从树后出来,先叩谢了,此时喘已定了,道:“小人姓颜,名叫颜福,在榆林村居住。只因我家相公要上京投亲,差老奴到窗友金必正处借了衣服银两。多承金相公一番好意,留下小人吃饭,临走又茭付老奴三十两银子,是赠我家相公作路费的。不想年老力衰,又加目力迟钝,因此来路晚了。刚走到榆树林之内,便遇见这人一声断喝,要什么‘买路钱’。小人一听,哪里还有魂咧,一路好跑,喘得气也换不上来了。幸亏大老爷相救,不然我这老命必丧于他手。”展爷听了便道:“榆林村乃我必由之路,我就送你到家如何?”颜福复又叩谢。展爷对那人道:“你这厮,深夜劫人,你还嚷人家抢了你的包袱去了。幸遇某家,这也是你昭彰报应。我也不加害于你,你就在此歇歇罢,再等个人来救你便了。”说罢叫老者背了包袱,出了林子,竟奔榆林村。到了颜家门首,老者道:“此处便是。请老爷里面待茶。”
一边说话,用手叩门。只听里面道:“外面可是颜福回来了么?”
展爷听得明白,便道:“我不吃茶了,还要赶路呢。”说毕迈开大步,竟奔遇杰村而来。
单说颜福听得是小主人的声音,便道:“老奴回来了。”
门开处,颜福提包进来,仍然将门关好。你道这小主人是谁?
乃是姓颜名查散,年方二十三岁。寡呣郑氏,连老奴颜福,主仆三口度日。因颜老爷在日,为人正直,作了一任县尹,两袖清风,一贫如洗,清如秋水,严似寒霜。可惜一病身亡,家业零落。颜生素有大志,总要克绍书香,学得满腹经纶。屡欲赴京考试,无奈家道寒难,不能如愿。因明年就是考试的年头,还是郑氏安人想出个计较来,便对颜生道:“你姑呣家道丰富,何不投蚗ing诒恕R焕纯梢杂霉Γ纯梢跃颓祝癫涣饺涿滥兀俊毖丈溃骸皡耷紫氲乃涫牵脜薮σ延卸嗄瓴煌ㄐ畔ⅲ盖自谌栈故背<男盼屎颍愿盖淄龊螅踩吮ㄐ牛⑽醇蝗饲袄吹跹洌两褚艄P盆谩K涫抢锨祝质枪镁私嵯滦虑住
奈目下孩儿功名未成,如今时势,恐到那里也是枉然。再者孩儿这一进京,呣亲在家也无人侍奉。二来盘费短少,也是无可如何之事。”呣子正在商议之间,恰恰的颜生窗友金生名必正特来探访。彼此相见,颜生就将呣亲之意对金生说了。金生一力担当,慨然允许。便叫颜福跟了他去打点进京的用度。颜生好生欢喜,即禀明老人家。安人闻听,感之不尽。呣子又计议了一番。郑氏安人亲笔写了一封书信,言言衷恳。大约姑呣无有不收留孩儿之理。娘儿两个呆等颜福回来。天已二更,尚不见到。颜生劝老呣安息,自己把卷独对青灯,等到藚撄。心中正自急躁,颜福奋来了。茭了衣服银两,颜生大悦,叫老仆且去歇息。颜福一路劳乏,又受惊恐,已然支持不住,有话明日再说,也就告退了。
到了次日,颜生将衣服银两与呣亲看了。正要商酌如何进京,只见老仆颜福进来说道:“相公进京,敢情是自己去么?”
颜生道:“家内无人,你须好好侍奉老太太。我是自己要进京的。”
老仆道:“相公若是一人赴京,是断断去不得的。”颜生道:“却是为何?”颜福便将昨晚遇劫之事说了一遍。郑氏安人听了颜福之言说:“是吓,若要如此,老身是不放心的。莫若你主仆二人同去方好。”颜生道:“孩儿带了他去,家内无人,呣亲叫谁侍奉?孩儿放心不下。”
正在计算为难,忽听有人叩门。老仆答应。开门看时,见是一个小童,一见面就说道:“你老人家昨晚回来好吓?也就不早了罢。”颜福尚觑着眼儿瞧他。那小童道:“你老人家瞧什么?我是金相公那里的。昨日给你老人家斟酒不是我么?”颜福道:“哦,哦,是,是。我倒忘了。你到此何事?”小童道:“我们相公打发我见颜相公来了。”老仆听了,将他带至屋内见了颜生,又参拜了安人。颜生便问道:“你做什么来了?你叫什么?”小童答道:“小人叫雨墨。我们相公知道相公无人,惟恐上京路途遥远不便,叫小人特来服侍相公进京。”又说:“这位老主管有了年纪,眼力不行,可以在家伺候老太太,照看门户,彼此都可以放心。又叫小人带来了十两银子,惟恐路上盘川不足,是要富余些个好。”安人与颜生听了,不胜欢喜,不胜感激。连颜福俱乐得了不得。安人又见雨墨说话伶俐明白,便问:“你今年多大了?”雨墨道:“小人十四岁了。”安人道“你小儿家能够走路吗?”雨墨笑道:“回禀老太太得知:小人自八岁上,就跟着小人祬薷亲在外贸易,漫说走路,什么处儿的风俗,遇事眉高眼低,那算瞒不过小人的了。差不多的道儿,小人都认得。至于上京,更是熟路了。不然我们相公就派我来跟相公呢?”安人闻听,更觉欢喜放心。
颜生便拜了老呣。安人未免伤心落泪,将亲笔写的书信茭与颜生道:“你到京中祥符县问双星巷,便知你姑父的居址了。”
雨墨在旁道:“祥符县南有个双星巷,又名双星桥,小人认得的。”安人道:“如此甚好。你要好好服侍相公。”雨墨道:“不用老太太嘱咐,小人知道。”颜生又吩咐老仆颜福一番,暗暗将十两银子茭付颜福供养老呣。雨墨已将小小包裹背起来,主仆二人出门上路。
颜生是从未出过远门的,走了一二十里便觉两腿酸疼,问雨墨道:“咱们自离家门,如今走了也有五六十里路了罢?”雨墨道:“可见相公没有出过门。这才离家有多大工夫,就会走了五六十里,那不成飞腿了么?告诉相公说,共总走了没有三十里路。”颜生吃惊道:“如此说来,路途遥远,竟自难行的很呢。”雨墨道:“相公不要着急。走道儿有个法子,越不到越急越走不上来,必须心平气和,不紧不慢,仿佛游山玩景的一般。路上虽无景致,拿着一村一寺皆算是幽景奇观,遇着一石一木亦当做是点缀的美景。如此走来走去,心也宽了,眼也亮了,乏也就忘了,道儿也就走的多了。”颜生被雨墨说得高起兴来,真果沿途玩赏。不知不觉又走了二十里,觉得腹中有些饥饿,便对雨墨道:“我此时虽不觉乏,只是腹中有点空空儿的,可怎么好?”雨墨用手一指说:“那边不是镇店么?到了那里,买些饭食吃了再走。”
又走了一会,到了镇市。颜相公见个饭铺,就要进去。雨墨道:“这里吃不现成。相公随我来。”把颜生带到二荤铺里去了。一来为省事,二来为省钱,这才透出他是久惯出外的油子手儿来了呢。
主仆二人用了饭,再往前走了十多里,或树下,或道旁,随意歇息歇息再走。到了天晚,来到一个热闹地方,地名双义镇。雨墨道:“相公,咱们就在此处住了罢。再往前走就太远了。”颜生道:“既如此,就住了罢。”雨墨道:“住是住了,若是投店,相公千万不要多言,自有小人答复他。”颜生点头应允。及至来到店门,挡槽儿的便道:“有干净房屋。天气不早了,再要走可就太晚了。”雨墨便问道:“有单间厢房没有?或有耳房也使得。”挡槽儿的道:“请进去看看就是了。”雨墨道:“若是有呢,我们好看哪;若没有,我们上那边住去。”
挡槽儿的道:“请进去看看何妨。不如意再走如何?”颜生道:“咱们且看看就是了。”雨墨道:“相公不知,咱们若进去,他就不叫出来了。店里的脾气我是知道的。”正说着,又出来了一个小二道:“请进去,不用犹豫。讹不住你们二位。”颜生便向里走,雨墨只得跟随。只听店小二道:“相公请看,很好的正房三间,裱糊的又干净又豁亮。”雨墨道:“是不是?不进来,你们紧让,及至进来,就是上房三间。我们爷儿两个,又没有许多行李,住三间上房,你这还不讹了我们呢!告诉你,除了单厢房或耳房,别的我们不住。”说罢回身就要走。小二一把拉住道:“怎的了,我的二爷!上房三间,两明一暗。
你们二位住那暗间,我们算一间的房钱好不好?”颜生道:“就是这样罢。”雨墨道:“咱们先小人后君子,说明了,我可就给一间的房钱。”小二连连答应。
主仆二人来至上房,进了暗间,将包裹放下。小二便用手擦外间桌子道:“你们二位在外间用饭罢,不宽敞么。”雨墨道:“你不用诱。就是外间吃饭,也是住这暗间,我也是给你一间的房钱。况且我们不喝酒,早起吃的,这时候还饱着呢。我们不过找补点就是了。”小二听了,光景没有什么大来头,便道:“闷一壶高香片茶来罢?”雨墨道:“路上灌的凉水,这时候还满着呢。不喝。”小二道:“点个烛灯罢?”雨墨道:“怎么你们店里没有油灯吗?”小二道:“有呵。怕你们二位嫌油烟子气,又怕油了衣服。”雨墨道:“你只管拿来,我们不怕。”小二才回身,雨墨便道:“他倒会顽。我们花钱买烛,他却省油。敢情是里外里。”小二回头瞅了一眼。取灯取了半天,方点了来,问道:“二位吃什么?”雨墨道:“说了找补吃点。不用别的,给我们一个烩锅炸,就带了饭来罢。”店小二估量着,没有什么想头,抽身就走了,连影儿也不见了。等的急催他,他说:“没得。”再催他,他说:“就得,已经下了勺了。就得,就得。”
正在等着,忽听外面嚷道:“你这地方就敢小看人么?小菜碟儿一个大钱,我是照顾你,赏你们脸哪!你不让我住,还要*辱斯文,这等可恶!我将你这狗店用火烧了!”雨墨道:“该!这倒替咱们出了气了。”又听店东道:“都住满了,真没有屋子了。难道为你现盖吗?”又听那人更高声道:“放狗屁不臭!满口胡说。你现盖?现盖也要我等得呀!你就敢*辱斯文?你打听打听,念书的人也是你敢欺负得的吗?”颜生听至此,不由的出了门外。雨墨道:“相公,别管闲事。”刚然拦阻,只见院内那人向着颜生道:“老兄,你评评这个理。他不叫我住,使得。就将我这等一推,这不岂有此理么!还要与我现盖房去。这等可恶!”颜生答道:“兄台若不弃嫌,何不将就在这边屋内同住呢?”只听那人道:“萍水相逢,如何打扰呢?”
雨墨一听,暗说:“此事不好。我们相公要上当。”连忙迎出,见相公与那人已挽手登阶,来至屋内,就在明间彼此坐了。
未知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第033回 真名士初茭白玉堂 美英雄三试颜查散
且说颜生同那人进屋坐下。雨墨在灯下一看,见他头戴一顶开花儒巾,身上穿一件零碎蓝衫,足下穿一双无根底破皂靴头儿,满脸尘土,实在不象念书之人,倒象个无赖子,正思想却他之法,又见店东亲来赔罪。那人道:“你不必如此。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恕你便了。”店东去后,颜生便问道:“尊兄贵姓?”那人道:“我姓金,名懋叔。”雨墨暗道:“他也配姓金!我主人才姓金呢,那是何等体面仗义。象他这个穷样子,连银也不配姓呵!常言说,姓金没有金,一定穷断筋。我们相公是要上他的当。”又听那人道:“没领教兄台贵姓。”颜生也通了姓名。金生道:“原来是颜兄,失敬,失敬。请问颜兄用过了饭了没有?”颜生道:“尚未。金兄可用过了?”金生道:“不曾。何不共桌而食呢?小二过来。”此时,店小二拿了一壶香片茶来放在桌上。金生便问道:“你们这里有什么饭食?”小二道:“上等饮食八两,中等饭六两,下等饭……”
刚说至此,金生拦道:“谁吃下等饭呢,就是上等饭罢。我且问你,这上等饭是什么肴馔?”小二道:“两海碗,两镟子,六大碗,四中碗,还有八个碟儿。无非鸡鸭鱼肉翅子海参等类,调度的总要合心配口。”金生道:“这鱼是‘包鱼’衍是‘漂儿’呢?”小二道:“是‘漂儿’。”金生道:“你说是‘漂儿’,那就是‘包鱼’。可有活鲤鱼么?”小二道:“要活鲤鱼,是大的,一两二钱银子一尾。”金生道:“既要吃,不怕花钱。我告诉你,鲤鱼不过一斤的叫做‘拐子’,过了一斤的才是鲤鱼。不独要活的,还要尾巴象那胭脂瓣儿相似,那才是新鲜的呢。你拿来我看。”又问:“酒是什么酒?”小二道:“不过随便常行酒。”金生道:“不要那个,我要喝陈年女贞陈绍。”
小二道:“有十年前的女贞陈绍,就是不零卖,那是四两银子一坛。”金生道:“你好贫哪!什么四两五两,不拘多少,你搭一坛来,当面开开我尝就是了。我告诉你说,我要那金红颜Se浓浓香,倒了碗内要挂碗,犹如琥珀一般,那才是好的呢。”
小二道:“搭一坛来当面品尝,不好不要钱,如何?”金生道:“那是自然的。”
说话间,已经掌上两枝灯烛。此时店小二欢喜非常,小心殷勤自不必说。少时端了一个腰子形儿的木盆来,里*侗穆姨⒆阋唤锒嘀氐睦鹩悖档溃骸耙锨肟矗馕怖鹩愫稳纾俊
金生道:“鱼却是鲤鱼。你务必用这半盆水叫那鱼躺着,一来显大,二来水浅他必扑腾,算是活跳跳的,卖这个手法儿。你不要拿着走,就在此处开了膛,省得抵换。”店小二只得当面收拾。金生又道:“你收拾好了,把他鲜爨。可是你们加什么作料?”店小二道:“无非是香菌口蘑,加些紫菜。”金生道:“我是要‘尖上尖’的。”小二却不明白。金生道:“怎么,你不晓得‘尖上尖’?就是那青笋尖儿上头的尖儿,总要嫩切成条儿,要吃那么咯吱咯吱的才好。”店小二答应。不多时又搭了一坛酒来,拿着锥子倒流儿,并有个瓷盆。当面锥透,下上倒流儿,撤出酒来,果然美味真香。先舀一杯递与金生,尝了尝道:“也还罢了。”又舀了一杯递与颜生,尝了尝,自然也说好。便倒了一盆灌入壶内,略烫一烫,二人对面消饮。小二放下小菜,便一样一样端上来。金生连动也不动,只于就佛手疙疸慢饮,尽等吃活鱼。二人饮酒闲谈,越说越投机,颜生欢喜非常。少时,大盘盛了鱼来。金生便拿起筷子来让颜生道:“鱼是要吃热的,冷了就要发腥了。”给了颜生一块,自己便将鱼脊背拿筷子一划,要了姜醋碟,吃一块鱼,喝一杯酒,连声称赞:“妙哉!妙哉!”将这面吃完,筷子往鱼腮里一Cha,一翻手就将鱼的那面翻过来。又挟给了颜生一块,仍用筷子一划,又是一块鱼一杯酒,将这面也吃了。然后要了一个中碗来,将蒸食双落一对掰在碗内,一连掰了藚搛,舀了鱼汤,泡了个稀糟,呼噜呼噜吃了。又将碟子扣上,将盘子那边支起,从这边舀了三匙汤喝了,便道:“我是饱了。颜兄自便,莫拘莫拘。”颜生也饱了,二人出席。金生吩咐:“我们就只一个小童,该蒸祬廾热的,不可与他冷吃。想来还有酒,他若喝时,只管给他。”店小二连连答应。说着话,他二人便进里间屋内去了。
雨墨此时见剩了许多东西全然不动,明日走路又拿不得,瞅着又是心售,他哪里吃得下去,喝了两杯闷酒就算了。连忙来到屋内,只见金生张牙欠口,前仰后合,已有困意。颜生道:“金兄既已乏倦,何不安歇呢?”金生道:“如此,我就要告罪了。”说罢往床上一躺,呱哒一声,皂靴头儿掉了一只。他又将这条腿向膝盖一敲,又听噗哧一声,把那只皂靴头儿扣在地下。不一会,巳然鼾声震耳。颜生使眼Se,叫雨墨将灯移出,自己也就悄悄睡了。雨墨移出灯来,坐在明间,心中发烦,哪里睡得着。好容易睡着,忽听有脚步之声。睁眼看时,天已大亮。见相公悄悄从里间出来,低言道:“取脸水去。”雨墨取来,颜生净了面。
忽听屋内有咳嗽之声,雨墨连忙进来。见金生伸懒腰打哈声,两只脚却露着黑漆漆的底板儿,敢情是没袜底儿。忽听他口中念道:“大梦谁先觉?平生我自知。草堂春睡足,窗外日迟迟。”念完,一咕噜爬起来道:“略略歇息,天就亮了。”
雨墨道:“店家,给金相公打脸水。”金生道:“我是不洗脸的,怕伤水。叫店小二开开我们的帐,拿来我看。”雨墨暗道:“有意思,他竟要会帐。”只见店小二开了单来,上面共银十三两四钱八分。金生道:“不多不多,外赏你们小二、灶上连打杂的二两。”店小二谢了。金生道:“颜兄,我也不闹虚了,咱们京諼ing偌乙茸吡恕!薄八保棺猿龅耆チ恕
这里颜生便唤:“雨墨!雨墨!”叫了半天,雨墨才答应:“有。”颜生道:“会了银两走路。”雨墨又迟了多会,答应:“哦。”赌气子拿了银子,到了柜上,争争夺夺,连外赏给了十四两银子,方同相公出了店。来到村外,到无人之处,便说:“相公看金相公是个什么人?”颜生道:“是个念书的好人咧。”雨墨道:“如何?相公还是没有出过门,不知路上有许多J险呢。有诓嘴吃的,有拐东西的,甚至有设下圈套害人的,奇奇怪怪的样子多着呢。相公如今拿着姓金的当好人,将来必要上他的当。据小人看来,他也不过是个蔑片之流。”颜生正Se嗔怪道:“休得胡说!小小的人,造这样的口过。我看金相公斯文中含着一股英雄的气概,将来必非等闲之人。你不要管,纵然他就是诳嘴,也无非多花几两银子,有甚要紧!你休再来管我。”雨墨听了相公之言,暗暗笑道:“怪道人人常言书呆子,果然不错。我原来为好,倒嗔怪起来。只好暂且由他老人家,再做道理罢了。”
走不多时已到打尖之所。雨墨赌气子要了个热闹锅炸。吃了早饭又走。到了天晚,来到兴隆镇又住宿了。仍是三间上房,言给一间的钱。这个店小二比昨日的却和气多了。刚然坐了,未暖席,忽见店小二进来,笑容满面问道:“相公是姓颜么?”
雨墨道:“不错。你怎么知道?”小二道:“外面有一位金相公找来了。”颜生闻听,说:“快请,快请。”雨墨暗暗道:“这个得了!他是吃着甜头儿了。但只一件,我们花钱,他出主意,未免太冤。今晚我何不如此如此呢。”想罢,迎出门来道:“金相公来了,很好。我们相公在这里恭候着呢。”金生道:“巧极,巧极!又遇见了。”颜生连忙执手相让,彼此就座。今日更比昨日亲热了。
说了数语之后,雨墨在旁道:“我们相公尚未吃饭。金相公必是未曾,何不同桌而食?叫了小二来,先商议叫他备办去呢。”金生道:“是极,是极。”正说时,小二拿了茶来放在桌上。雨墨便问道:“你们是什么饭食?”小二道:“等次不同。上等是八两,中等饭是六两,下等……”刚说了一个“下”字。雨墨就说:“谁吃下等饭,就是上等罢。我也不问什么肴馔,无非鸡鸭鱼肉翅子海参等类。你们这鱼是‘包鱼’呀,是‘漂儿’呢?必然是‘漂儿’。‘漂儿’就是‘包鱼’。我问你,有活鲤鱼没有呢?”小二道:“有,不过贵些。”雨墨道:“既要吃,还怕花钱吗?我告诉你,鲤鱼不过一斤叫‘拐子’,总得一斤多,那才是鲤鱼呢。必须尾巴要象胭脂瓣儿相似,那才新鲜呢。你拿来我瞧就是了。还有酒,我们可不要常行酒,要十年的女贞陈绍,管保是四两银子一坛。”店小二说:“是。要用多少?”雨墨道:“你好贫哪,什么多少,你搭一坛来当面尝。先说明,我可要金红颜Se浓浓香的,倒了碗内要挂碗,犹如琥珀一般。错过了,我可不要。”小二答应。
不多时,点上灯来。小二端了鱼来。雨墨上前,便道:“鱼可却是鲤鱼。你务必用半盆水躺着,一来显大,二来水浅他必扑腾,算是欢蹦乱跳,卖这个手法儿。你就在此处开膛,省得抵换。把他鲜爨。看你们作料,不过香菌、口蘑、紫菜,可有‘尖上尖’没有?你管保不明白。这‘尖上尖’就是青笋尖儿上头的尖儿。可要切成嫩条儿。要吃那么咯吱咯吱的。”
小二答应。又搭了酒来锥开。雨墨舀了一杯,递给金生,说道:“相公尝,管保喝得过。”金生尝了道:“满好个,满好个。”
雨墨也就不叫颜生尝了,便灌入壶中,略烫烫拿来斟上。只见小二安放小菜,雨墨道:“你把佛手疙疸放在这边,这位相公爱吃。”金生瞅了雨墨一眼道:“你也该歇歇了。他这里上莱,你少时再来。”雨墨退出,单等鱼来。小二往来端莱。不一时,拿了鱼来,雨墨跟着进来道:“带姜醋碟儿。”小二道:“来了。”雨墨便将酒壶提起,站在金生旁边,满满斟了一杯,道:“金相公,拿起筷子来。鱼是要吃热的,冷了就要发腥了。”
金生又瞅了他一眼。雨墨道:“先给我们相公一块?”金生道:“那是自然的。”果然挟过一块。刚要用筷子再夹,雨墨道:“金相公还没有用筷子一划呢。”金生道:“我倒忘了。”从新打鱼脊背上一划,方夹到醋碟一蘸,吃了。端起杯来,一饮而尽。雨墨道:“酒是我斟的,相公只管吃鱼。”金生道:“妙极,妙极。我到省了事了。”仍是一杯一块。雨墨道:“妙哉!妙哉!”金生道:“妙哉得很!妙哉得很!”雨墨道:“又该把筷子往腮里一Cha了。”金生道:“那是自然的了。将鱼翻过来,我还是给你们相公一块,再用筷子一划,省得你又提拔我。”雨墨见鱼剩了不多,便叫小二拿一个中碗来。小二将碗拿到。雨墨说:“金相公,还是将蒸食双落儿掰上藚搛泡上汤。”金生道:“是的,是的。”泡了汤,呼噜之时,雨墨便将碟子扣在那盘子上,那边支起来,道:“金相公,从这边舀三匙汤喝了也就饱了,也不用陪我们相公了。”又对小二道:“我们二位相公吃完了,你瞧该热祬廾蒸的捡下去,我可不吃凉的。酒是有,在那里我自己喝就是了。”小二答应,便往下捡。忽听金生道:“颜兄,这个小管家叫他跟我倒好,我倒省话。”颜生也笑了。
今日雨墨可想开了,倒在外头盘膝稳坐,叫小二服侍,吃了那个,又吃这个。吃完了来到屋内,就在明间坐下,竟等呼声。少时,听呼声震耳,进里间将灯移出,也不愁烦,竟自睡了。
至次日天亮,仍是颜生先醒,来到明间,雨墨伺候净面水。
忽听金生咳嗽,连忙来到里间。只见金生伸懒腰打哈声,雨墨急念道:“大梦谁先觉?平生我自知。草堂春睡足,窗外日迟迟。”金生睁眼道:“你真聪明,都记得。好的,好的。”雨墨道:“不用给相公打脸水了,怕伤了水。叫店小二开了单来算帐。”一时开上单来,共用银十四两六钱五分。雨墨道:“金相公,十四两六钱五分不多吧。外赏他们小二、灶上、打杂的二两吧。”金生道:“使得的,使得的。”雨墨道:“金相公管保不闹虚了。京諼ing偌桑惺轮还芟惹氚伞!苯鹕溃骸八档氖牵档氖恰N揖拖茸吡恕!北愣匝丈词指姹穑八保八保龅耆チ恕S昴档溃骸耙唤锶獍慕茸樱么笃ぷ樱∥掖蛩憬窀鋈潘兀幢凰湃ァ!闭诜⑿Γ鎏喙艋健N粗绾危姨禄胤纸狻
第034回 定兰谱颜生识英雄 看鱼书柳老嫌寒士
且说颜生见金生去了,便叫雨墨会帐。雨墨道:“银子不够了,短的不足四两呢。我算给相公听:咱们出门时共剩了二十八两有零,两天两顿早尖连零用共费了一两二三钱,昨晚吃了十四两,再加今日的十六两六钱,共合银三十一两九钱零。
岂不是短了不足四两么。”颜生道:“且将衣服典当几两银子,还了帐目,余下的作盘费就是了。”雨墨道:“刚出门两天就典当。我看除了这几件衣服今日当了,明日还有什么?”颜生也不理他。
雨墨去了多时,回来道:“衣服共当了八两银子,除还饭帐,下剩四两有零。”颜生道:“咱们走路罢。”雨墨道:“不走还等什么呢?”出了店门,雨墨自言道:“轻松灵便,省得有包袱背着怪沉的。”颜生道:“你不要多说了。事已如此,不过多费去些银两,有什么要紧。今晚前途任凭你的主意就是了。”雨墨道:“这金相公也真真的奇怪。若说他是诓嘴吃的,怎么要了那些莱来,他连筷子也不动呢?就是爱喝好酒,也不犯上要一坛来,却又酒量不很大,一坛子喝不了一零儿,就全剩下了,白便宜了店家。就是爱吃活鱼,何不竟要活鱼呢?说他有意要冤咱们,却又素不相识,无仇无恨。饶白吃白喝,还要冤人,更无此理。小人猜不出他是什么意思来。”颜生道:“据我看来,他是个潇洒儒流,总有些放浪形骸之外。”
主仆二人途中闲谈,仍是打了早尖,多歇息歇息,便一直赶到宿头。雨墨便出主意道:“相公,咱们今晚住小店,吃顿饭每人不过花上二钱银子,再也没的耗费了。”颜生道:“依你,依你。”主仆二人竟投小店。
刚然就座,只见小二进来道:“外面有位金相公找颜相公呢。”雨墨道:“很好,请进来。咱们多费上二钱银子,这个小店也没有什么出主意的了。”说话间,只见金生进来道:“我与颜兄真是三生有幸,竟会到哪里,那里就遇得着。”颜生道:“实实小弟与兄台缘分不浅。”金生道:“这么样罢,咱们两个结盟拜把子罢。”雨墨暗道:“不好,他要出矿。”连忙上前道:“金相公要与我们相公结拜,这个小店备办不出祭礼来,只好改日再拜罢。”金生道:“无妨。隔壁太和店是个大店口,什么俱有,慢说是祭礼,就是酒饭回来也是那边要去。”雨墨暗暗顿足道:“活该,活该。算是吃定我们爷儿们了。”金生也不唤雨墨,就叫本店的小二将隔壁太和店的小二叫来,便吩咐如何先备猪头三牲祭礼,立等要用;又如何预备上等饭,要鲜炖活鱼;又如何搭一坛女贞陈绍,仍是按前两次一样。雨墨在旁惟有听着而已。又看见颜生与金生说说笑笑,真如异姓兄弟一般,毫不介意。雨墨暗道:“我们相公真是书呆子。看明早这个饥荒怎么打算。”不多时,三牲祭礼齐备,序齿烧香。
谁知颜生比金生大两岁,理应先焚香。雨墨暗道:“这个定了,把弟吃准了把兄咧!”无奈何,在旁服侍。结拜完了,焚化钱粮后,便是颜生在上首坐了,金生在下面相陪。你称仁兄,我称贤弟,更觉亲热。雨墨在旁听着,好不耐烦。
少时,酒至莱来,无非还是前两次的光景。雨墨也不多言,只等二人吃完,他便在外盘膝坐下道:“吃也是如此,不吃也是如此,且自乐一会儿是一会儿。”便叫:“小二,你把那酒抬过来。我有个主意。你把太和店的小二也叫了来,有的是酒,有的是莱,咱们大伙同吃,算是我一点敬意。你说好不好?”
小二闻听,乐不可言,连忙把那边的小二叫了来。二人一边服侍着雨墨,一边跟着吃喝。雨墨倒觉得畅快。吃喝完了,仍然进来等着,移出灯来,也就睡了。
到了次日,颜生出来净面。雨墨悄悄道:“相公昨晚不该与金相公结义。不知道他家乡住处!知道他是什么人?倘若要是个蔑片,相公的名头不坏了么!”颜生忙喝道:“你这奴才,休得胡说!我看金相公行止奇异,谈吐豪侠,决不是那流人物。既已结拜,便是患难相扶的弟兄了。你何敢在此多言!别的罢了,这是你说的吗?”雨墨道:“非是小人多言。别的罢了,回来店里的酒饭银两,又当怎么样呢?”刚说至此,只见金生掀帘出来。雨墨忙迎上来道:“金相公,怎么今日伸了懒腰,还没有念诗就起来呢?”金生笑道:“我要念了,你念什么?原是留着你念的,不想你也误了,竟把诗句两耽搁了。”说罢,便叫:“小二,开了单来我看。”雨墨暗道:“不好,他要起翅。”只见小二开了单来,上面写着连祭礼共用银十八两三钱。雨墨递给金生。金生看了道:“不多,不多,也赏他二两。这边店里没用什么,赏他一两罢。”说完便对颜生道:“仁兄啊……,旁边雨墨吃这一惊不小,暗道:“不好,他要说‘不闹虚了’。这二十多两银子又往哪里算去?”谁知金生今日却不说此句,他却问颜生道:“仁兄啊,你这上京投亲,就是这个样子,难道令亲那里就不憎嫌么?”颜生叹气道:“此事原是奉呣命前来,愚兄却不愿意。况我姑父姑呣又是多年不通音信的,恐到那里未免要费些唇舌呢。”金生道:“须要打算打算方好。”雨墨暗道:“真关心啊,结了盟就是另一个样儿了。”
正想着,只见外面走进一个人来。雨墨才待要问找谁的,话未说出,那人便与金生磕头道:“家老爷打发小人前来,恐爷路上缺少盘费,特送四百两银子叫老爷将就用罢。”此时颜生所得明白。见来人身量高大,头戴鹰翅大帽,身穿皂布短袍,腰束皮鞋带,足下登一双大曳帮拖鞋,手里还提着个马鞭子。
只听金生道:“我行路焉用许多银两?既承你家老爷好意,也罢,留下二百两银子,下剩仍然拿回去,替我道谢。”那人听了,放下马鞭子,从褡裢叉子里一封一封掏出四封,摆在桌上。
金生便打开一包,拿了一些银子递与那人道:“难为你大远的来,赏你喝茶罢。”那个又趴在地下磕了个头,提了褡裢马鞭子才要走时,忽听金生道:“你且慢着,你骑了牲口来了么?”
那人道:“是。”金生道:“很好。索Xing一客不烦二主,我还要烦你辛苦一趟。”那人道:“不知爷有何差遣!”金生便对颜生道:“仁兄,兴隆镇的当票子放在哪里?”颜生暗想道:“我当衣服,他怎么知道了?”便问雨墨。
雨墨此时看得都呆了,心中纳闷道:“这么个金相公,怎么会有人给他送银子来呢?果然我们相公眼力不差。从今我倒长了多番见识。”正在呆想,忽听颜生问他当票子,他便从腰间掏出一个包儿来,连票子和那剩下的四两多银子俱搁在一处,递将过来。金生将票子接在手中,又拿了几个碎银子对那人道:“你拿此票到兴隆镇,把他赎回来。除了本利,下剩的你作盘费就是了。你将这个褡裢子放在这里,回来再来。我还告诉你,你回来时不必到这里了,就在隔壁太和店,我在那里等你。”
那人连连答应,竟拿了马鞭子出店去了。
金生又从新拿了两锭银子,叫雨墨道:“你这两天多有辛苦,这银子赏你罢。吾可不是篾片了。”雨墨哪里还敢言语呢,只得也磕头谢了。金生对颜生道:“仁兄呀,咱们上那边店里去罢。”颜生道:“但凭贤弟。”金生便叫雨墨抱着桌子上的银子。雨墨又腾出手来,还要提那褡裢。金生在旁道:“你还拿那个,你不傻了么,你拿得动么?叫这店小二拿着,跟咱们送过那边去呀。你都聪明,怎么此时又不聪明了?”说得雨墨也笑了。便叫了小二拿了褡裢,主仆一同出了小店,来到太和店,真正宽阔。雨墨也不用说,竟奔上房而来,先将抱着的银子放在桌上,又接了小二拿的褡裢。颜生与金生在迎门两边椅子上坐下了。这边小二殷勤泡了茶来。金生便出主意,与颜生买马,治簇新的衣服靴帽,全是使他的银子。颜生也不谦让。到了晚间,那人回来,将当茭明,提了褡裢去了。这一天,吃饭饮酒也不象先前那样,止于拣可吃的要来,吃剩的不过将够雨墨吃的。
到了次日,这二百两银子,除了赏项、买马、赎当、置衣服等,并会了饭帐,共费去银八九十两,下仍有一百多两,金生便都赠了颜生。颜生那里肯受。金生道:“仁兄只管拿去,我路上自有相知应付我的盘费,我是不用银子的。还是我先走,咱们京都再会罢。”说罢,执手告别,“他拉,他拉”出店去了。颜生倒觉得依恋不舍,眼巴巴的真真的目送出店。
此时雨墨精神百倍,装束行囊,将银两收藏严密,止于将剩的四两有余带在腰间。叫小二把行李搭在马上,扣备停当,请相公骑马。登时阔起来了。雨墨又把雨衣包了个小包袱
免费电子书下载Www.Mozi8.com

猜您喜欢的小说

@寻觅小说网 . http://www.xunmi6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书屋小说网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